中國生物信息技術網

科學的管理程序利于降低新藥風險


8月8日,藥品審評中心(CDE)發布了《關于征求境外已上市臨床急需新藥名單意見的通知》,其對近年來美國、歐盟或日本批準上市新藥進行了梳理,遴選出了Alectinib Hydrochloride 等48個境外已上市臨床急需新藥名單,可提交或補交境外取得的全部研究資料和不存在人種差異的支持性材料,直接提出上市申請。

加快境外上市新藥審評審批已經作為滿足我國患者臨床治療需求的國策,實行零關稅和價格談判以降低藥價。簡化和加快新藥審評審批后,要加強后續監管,強化境外檢查,確保境外新藥上市后的安全,保障公眾健康。

加強后續監管,強化境外檢查,對境外上市新藥的研發、生產現場的檢查是加強監管的重要手段,也是國際通行做法。境外檢查能控制產品風險,使監管關口前移,更好地保障公眾健康。

而上市許可人應對從研發到臨床試驗、生產過程、后續臨床使用、不良事件監測召回等整個產品的生命周期負責。加強上市后的監督抽驗和上市后不良事件監測工作,及時發現風險、控制風險。通過上市后的不良事件監測,發現存在嚴重反應的,應采取相應緊急控制措施,暫停試驗或上市來保護公眾安全。

新上市新藥5年基本處于四期臨床試驗期

從新藥研發流程來看,有的被藥監部門批準上市到真正上市還有一定距離。據統計,大約有10%~20%批準上市的新藥,由于質量、生產工藝、安全有效和商業等原因并未上市。臨床IV期(藥品上市后的跟蹤研究)的藥物還是處在臨床研究中的新藥,藥品上市后在廣大人群中應用的有效率、長期效應、劑量和療程、新的適應征以及影響藥品療效的因素(治療方案、患者年齡、生理狀況等)都是上市前研究尚未解決的。

近年來,大量新批準的藥品上市,伴隨著可能出現的安全性問題,臨床IV期藥品上市后的跟蹤研究得到了藥企和醫院等機構的重視,從臨床療效的研究逐步改變新藥的臨床地位和生命周期,也就是藥物上市后臨床才顯現新藥的真實世界。

龐大的數據資源使得學術界、商界和政界更加關注新藥上市后評價和風險得益的考慮。也就是說近年來大量創新藥物的上市,伴隨著可能出現的安全性問題,臨床IV期(藥品上市后的跟蹤研究)得到了藥企和醫院等機構的重視,從臨床療效的研究逐步轉變到臨床安全有效研究的角度,從大數據分析中來收集真實世界證據,認識藥物上市后的真實世界。

特別是快速通道批準的新藥,有的由于病例數極少或技術原因只在少數病例上完成II期臨床,就被批準上市。不論進口引進或臨床使用,醫生和患者更需考慮進入IV期臨床研究的新藥的療效安全和經費的承受能力等風險。

新藥四期臨床試驗期的安全和有效性風險不可忽視

多國藥審部門推出多種快速審評途徑加速了新藥上市的機會,但也暴露了新藥安全有效問題,如2013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白皮書自曝批準上市的抗癌藥物75%無效。2015年12月,美國癌癥研究專家在著名的《美國醫學會雜志》(JAMA)上發表了原創性報告分析了FDA在6年間(2009年1月1日~2014年12月31日)批準的83個抗癌藥物的臨床療效,其中用“替代終點”(AA) 來審核藥效,從臨床療效的金標準來衡量這些藥物基本不靠譜。25個使用“替代終點”(AA)的審批, 無一個替代終點與患者生存率之間有關聯,30個以傳統程序(TA)批準的新藥中只有4個藥物能延長總生存期,其中3個藥物顯著延長總生存期。

2017年5月9日《美國醫學會雜志》發布十年間美國FDA批準的新藥上市后安全性事件的原創研究報告,對2001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期間FDA批準的所有222個新藥(183種化藥和39種生物制劑),進行跟蹤研究至2017年2月底。

FDA批準時已知的新型療法的特征包括藥物類別、治療領域、優先審評、加速批準、孤兒藥狀態、接近監管期限批準和監管審查時間。從2001年到2010年,FDA批準了222種新型治療藥物。

從批準到第一次上市后安全事件的中位數為4.2年,受到安全事件影響的新藥比例為30.8%。在11.7年的中位隨訪期間,有123個新藥上市后安全性事件(3個退市、61個警告和59個安全通報),出現71個新藥(32.0%)上市后安全性事件的影響。

該研究結論還認為生物制劑、精神類藥物、加速審批和接近監管期限的批準與更高的事件發生率呈顯著的統計學相關,突顯了在整個生命周期中持續監測新型藥物安全性的必要性。這些研究針對美國FDA批準新藥上市后的安全性事件的主要研究結果和措施,為出于安全考慮而將藥品退市、上市后逐步增加的黑框警示以及FDA發布安全通訊提供依據。

加速引進批準上市新藥重視科學的管理程序建設

第一,考慮臨床治療需求品種,注重科學選擇品種特性和優勢對國內患者的新藥的相對安全、有效和可及可用的范圍;注重與藥物有效性和安全性相關的藥物代謝特異性和種屬遺傳差異性。

第二,需要科學分析計劃進口品種的臨床前和臨床研究資料、臨床療效的金指標。基于國外上市所處現狀,分析處于IV期臨床的品種有效性、安全性風險。對優先審評、加速批準、孤兒藥的引進,考慮接近監管期限批準和監管審查時間的狀況和安全監管的國內銜接。

第三,重視引進新藥風險和經費劑價格談判設計。對于處于IV期臨床和II期臨床的快速通道獲批的新藥,與專利藥企業進行科學引進新藥風險和經費劑價格談判設計。對正在IV期臨床(3~5年)新藥,引進等于是為國外企業完成IV期臨床試驗,一般應要求出口方免費承擔一定病例的藥物,需要承擔一定臨床費用,按照多中心試驗設計完成承擔病例數。對于國外快速通道批準的新藥引進需要一藥一議。對于已有明確臨床適應癥的專利新藥,進口價格與專利到期時間相關,其價格與其品種在國際藥價的上升期和下降期不同。

第四,重視談判技巧。談判堅持維護用藥人權益,堅持平等協商,堅持客觀評價科學評估,堅持公平公正公開。區別對待不同專利期新藥,根據新藥開發時段,談判免費供藥和降低進口價格問題。如禮來公司的一種抗癌新藥,在新西蘭進口價是235美元,而在澳大利亞只有48美元。而諾華公司一種新藥Zemeta在新西蘭進口價是371美元,而在澳大利亞只有144美元, 前后價格相差2~4倍。通過國家談判和醫療保險集團購買,達到大幅降低社會負擔,有效保障醫保、企業、參保人“三贏”的目的,有利于引導合理醫療需求、促進醫藥產業發展創新。

第五,加強藥物和醫療的科普宣傳、藥物治療特別是新藥治療的風險認識。國內企業和新藥研發者和監管者要了解一些外企通過更替臨床適應癥和制劑劑型、新復方組合物等辦法延伸專利保護的套路達到高價壟斷的目的。上市新藥前5年一般有30%的幾率會出現安全和有效性風險,堅持上市10年能穩定存活的新藥只有批準上市時的三分之一左右,特別是近年來快速審批風行,更影響新藥的生命周期,專利快過期時,專利藥品價格急速下降。因此還需要了解有關新藥退市信息和價格信息,以降低藥物醫療風險和價格風險。

本文由 ailsa 編輯發布
分享文章到:
關閉提示
手机赌钱